原标题:儿子卖了房子,我该住哪儿?

  老徐与妻子刚一落座就急不可待地告诉我们,大儿子现在逼着他们要把房子卖了。该房子是老徐的老伴和大儿子的名字,老伴不签字儿子自然卖不成,因此儿子天天盯着母亲,要母亲在卖房合同上签字,实在说服不了便来调解。

  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儿子

  老徐夫妇俩生有两个儿子,因为双职工,所以大儿子从小在外婆家长大。外婆外公对这个外孙十分宠爱,从小过着“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”的日子。上小学后因无法管教,回到父母身边。跟着父母过日子就没有那么舒服了,不仅父母管教严,而且要做家务。从来不做家务的老大要拣菜、洗衣、拖地板。每每做家务,老大一肚子的埋怨。

  为了躲避父亲的管教,大儿子又搬回外婆家。无人管教的老大更加肆无忌惮,初二那年就辍学,在社会上结识一些不良朋友,整天不干好事。父亲托人帮大儿子找了份工作,谁知只干了两年就辞职了。父亲帮他交学费指望儿子能继续读点书,没多久父亲到学校询问,老师说大儿子从来没有上过课。

  偶得一套动迁安置房

  后来大儿子说要开店,让父亲出点钱,为了让儿子走上正道,父亲出资让他的小店开业,但每次去店里探视,儿子都不在,而是与一些人瞎混。这时外婆所居住的房子恰逢动迁,因大儿子的户口从小就在外婆家,因此与外婆一起分得一套安置房。没多久大儿子终于触犯刑法,被判十年徒刑。外婆受不了打击突发心脏病一命呜呼离开人世。

  服刑期间,母亲隔三岔五地前往监狱探望,怕他受不了苦,还送款送物。因为大儿子与外婆所分的房子是公租房,母亲决定买下产权,到监狱让大儿子在相关协议上签了字。

  大儿子逼着父母卖房

  出狱后大儿子回到家中,发现父母和弟弟已经都住在他的房子里。兄弟俩与父母同住从不交生活费,对两兄弟的“啃老行为”父母也就认了,只要他们能上进。但父母不能容忍的是本身生活空间就小,兄弟俩还喜欢养狗,先后养过三只,而且只顾养从来不打理,任凭小狗随地拉屎拉尿。一次兄弟俩在外有事,电话中让父亲遛狗,父亲牵着小狗外出,一不留神小狗竟被汽车压死。大儿子回到家中见状与父亲争吵起来,争执中还动手打了父亲。这一打把父亲给打醒了,夫妻俩一琢磨干脆搬到郊区,再也不管这两个“讨债鬼”,他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。

  父母搬离后,兄弟俩开始不太平了,不是打就是闹。老大实在受不了,也搬出去在外租房居住。想想自己的房子自己无法住,便动脑筋把自己的房子卖了。谁知到房产交易中心办手续时才发现产证上还有母亲的名字。他认为母亲的名字不应该写上去,这个房子是自己和外婆动迁所得,现在外婆去世了,这个房子就是自己一个人的。卖房得母亲签字,母亲自然不同意,于是就来找我们调解。